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技术评论

茂县遇难的19岁女生梦想做警察刚被警校录

2018-04-18 16:12:37

今年春节,苟仕莹(着黑衣者)和三个同学在新磨村附近的松坪沟景区游玩,同学感慨这里景色美丽,下次还要来。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 供图

齐耳短发,大眼睛透着一股水灵劲,大大咧咧却又清楚地记得每一个朋友的生日

茂县遇难的19岁女生梦想做警察刚被警校录

,苟仕莹被同学们唤作苟胎胎,意思是这人很二很逗。

喜欢帮助同学,颇有女侠风范,不爱和人计较。苟仕莹的学校教官记得,这个经常组织班级晚会的19岁女生一直做着一个警察梦。

在通过春季高考拿到警校录取通知书一个月后,从山体高处垮塌下的800万立方米土石,掩埋了苟仕莹,一同掩埋的还有那张录取通知书和她的警察梦。

临危受命临时代理新磨村村支书的颜顺伦证实,苟仕莹的遗体已经找到并被安葬在村后耸立的青山下。

新磨村女孩苟仕莹在同学们眼中爽朗活泼,被称作苟胎胎。

寻找苟仕莹

茂县山体滑坡事件失联者名单流传开后,张思澳按捺不住内心的忐忑,6月25日早上九点多,她急切地在贴吧上发出一则寻人启事:有没有人认识苟仕莹啊,她是我朋友,现在找不到了,我们都很担心她。

在寻人启事发出25分钟但没收到回复后,张思澳又追问:有人认识的嘛,或者知道她消息的?

张思澳与苟仕莹曾在成都棠湖科学技术学校同窗两年,6月24日当张思澳得知这个从来不忘记每一个朋友生日的昔日室友可能被掩埋在倾泻而下的山石中后,曾不停地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但得到的永远是无法接通的回应。

与此同时,苟仕莹在成都棠湖科学技术学校的室友曾小琪也不停地给苟仕莹发送,但另一头的头像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迅速地回复,熟络的同学群中40多个同学也不约而同急切地问起,苟仕莹你怎么样?回个话。

在委托当地人打听和寻找苟仕莹后,40多位同学只能为之默默祈祷。

而在被垮塌的山石撕开一道伤痕的富贵山下,几千名救援人员正昼夜不息地搜寻着新磨村一组被掩埋的人。

6月25日下午,苟仕莹被找到了,但再也无法醒来。

6月25日晚,当回忆起两天来寝食难安地寻找苟仕莹的艰难过程时,曾小琪语带哽咽地说,我一直想着她那样有爱心又热心的人,一定是忙着在救人没空回复我们,或者那边信号不好。

苟仕莹特别喜欢与朋友出游。

同寝室最小,却总想着别人

有爱心又热心。对于曾小琪和张思澳而言,苟仕莹留下的印象仍旧无比清晰,700个日夜的同窗时光恍若昨日,当苟仕莹的遗体被发现时,过去的点滴记忆也向自己袭来。

曾小琪仍清楚地记得和苟仕莹一起跑步的两次经历。

第一次是在成都读书时,因为同一个寝室的同学犯错误,教官惩罚全寝室的同学去操场跑圈,当室友们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苟仕莹回转身来搀扶着大家一起跑。

第二次是在山东进行体能测试时。为了方便准备春季高考,她们去山东上了一个培训学校。曾小琪和苟仕莹分在同一组进行50米短跑测试,中途曾小琪不慎摔倒,同样是苟仕莹回转身来扶起自己一起跑到终点。

第一次是团结,第二次是不顾自己成绩帮我的友情,女生无法拜把子,只能互称姐妹。在曾小琪心中,苟仕莹这个在同寝室6名同学中最小的小六却一直是集体的主心骨,总想着别人,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想着你。

而对于张思澳而言,苟仕莹是一个心直口快、爽朗活泼的苟胎胎,叫她苟胎胎她还会佯装生气,之后又一下笑出来,她认不到蔬菜,我们每次出去的时候就喜欢指着那些蔬菜问她是什么蔬菜,她认不到,就乱说菜的名字。

在2016年毕业时,曾小琪和张思澳曾与苟仕莹约定,每年同一个寝室的同学都要至少聚会一次,今年还没有来到及聚在一起。讲到这里时,曾小琪和张思澳停顿下来,久久不语。

苟仕莹一直梦想成为一名警察。

原本准备8月份去警校报到

苟仕莹一直梦想成为一名警察。

因为那很帅气,也符合她大大咧咧、粗中有细的性格。张思澳和另外两个同学曾在今年春节时到新磨村苟仕莹的家中做客。

苟仕莹的父亲苟伯刚,作为新磨村村支书忙着村里的事务,妈妈在打理着在村里开设的一家酒店,而弟弟则远在千里之外的哈尔滨当兵。

四个青春年少的女生,站在新磨村附近的松坪沟景区,感慨景色的美丽,下次还要来。 松坪沟景区系因1933年发生在叠溪镇的7.5级大地震而成,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地震破坏遗址之一。

张思澳告诉澎湃,彼时苟仕莹在山东就学已半年,但仍旧向自己念叨着一直在准备报考警校。

四个朋友站在新磨村两侧耸立的青山间,挥舞双手诉说着关于未来这个画面成为张思澳心中难以磨灭的记忆。而新磨村中古朴的羌族木寨和浓郁热烈的春节习俗也曾让其流连, 不论是人还是物,都没有了,之后可能很少会去那里了。

这份春节时的祈愿在几个月后成真。

曾小琪至今清楚地记得苟仕莹打来的报喜,欣喜若狂,说通过单招考上了宁夏警官学院的行政执行专业。我当时和她说,到上海来请你吃饭,她满口答应。

5月24日,苟仕莹拿到了宁夏警官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她穿上警服特别帅气,最后一次联系时,她说8月份要去警校报到,说之前一定要聚一聚。她说以后一定要做个好警察,做不了的话一起自主创业也不错。曾小琪回忆。

6月24日清晨,伴随着腾起的烟尘和闪耀的火花,新磨村一组被掩埋在倾斜而下的山石中。

苟仕莹的名字,如今出现在四川茂县山体滑坡事件失联的118个人名单中(已有35人确认安全),编号79。

苟仕莹和父亲苟伯刚。其父亲苟伯刚和母亲王迁红都在失联名单上。

(澎湃于亚妮、张蓓对此稿亦有贡献)

捕鱼平台代理
甜蜜蓝宝石
工字钢冷弯机
热浸塑钢质线缆保护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