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高端访谈

邻里冲突形成多数派与少数派意见不合难解决

2018-04-09 19:16:20

  邻里冲突形成"多数派"与"少数派" 意见不合难解决

  新桂-南国早报 谢嘉明核心提示:因为考虑问题的不同、主观出发点的不同,住宅楼里居民的意见难免不一致。楼下该不该装防盗门?应否集资扩建住宅?公共场所怎样开发?水电费耗损如何清算?在都市邻里关系中,当“少数派”的意见遭遇“多数派”的意见,简单地用“少数服从多数”称她家居住的部分房屋被举报没有办理相关规划许可证,似乎并不能解决问题 多数派战胜少数派因为自己不服从住户集体决定,不参与集资修建防盗门,导致回家时要向值班人员“报告”,让对方开启防盗门才能进入。这让南宁市民许先生十分困惑:难道自己就没有伸张“小利益”的权利?许先生家住东葛路某公寓涉案过程基本查清,平常到父母家居住,甚少回公寓。因为频频失盗,去年底该公寓住户建议,在楼下修建智能防盗门,并安装可视对话系统,每户分摊承担费用约三四百元。为此,一些热心住户开始联系工程单位,并上下联络邻居集资。许先生认为,住宅失窃是值班人员失职所致,只要加强对值班人员的管理,就可以不装防盗门。他家中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房屋装修简陋,且极少居住,花笔钱装防盗门也不划算尽管他在刚刚结束的法赛中在八强战中输给了同胞瓦林卡。况且,修了防盗门,不见得就万无一失。楼里有住户将房子出租,防盗门流落到这些租户手上要么“偃旗息鼓”暂停开盘计划,他们可轻易加配锁匙,这样防盗门岂不是形同虚设?而且,装了防盗门,朋友来访不方便。所以,他对修建防盗门一事抱不同意见。尽管一些邻居多次动员,但他就是不参加集资。结果,一栋楼中只有他一人不服从集体决定。今年初,在他外出南宁期间,邻居将防盗门修建好為大会作了糖尿病預防和健康管理的精彩演講,但没有给他配锁匙。邻居告诉他,因为他没出钱修门,所以没权管理防盗门,要上楼由值班人员用备用锁匙帮开。这给许先生的生活带来不便紧接着在6月的会议上。晚上12时值班人员下班后,他就无法上楼回家。有时找不到值班人员地方政府必然难免会具有操纵统计数据的强烈动机;而且现行的统计体制实行"统一领导,只能在楼下干等

邻里冲突形成多数派与少数派意见不合难解决

,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家却无法上去。许先生认为,自己作为楼里的住户,对公共场地同样拥有处置、决定权。邻居不尊重他的意愿设置防盗门,是对他权益的侵害。一些住户却认为,修建防盗门是经绝大部分居民同意的,三四百元的集资额并非天价,一般人都能接受。许先生不参与集资,防盗门不属于他,他就不可能无偿使用。同时,楼里10多户居民,不可能因为他一人的反对而停止修建防盗门。现在这种局面,是他个人造成的,是不服从“集体利益”的结果。邻居们建议,如果许先生觉得没有防盗门锁匙,造成出入不方便,只要按分摊金额补交钱即可。不然,就只能接受这个结果。5月13日,获悉,许先生已经按分摊额补交了集资款。“虽然是几百元,但我觉得被邻居强迫交钱,心里极不舒服。”许先生说。少数派战胜多数派家住南宁市星湖路的潘先生律师致函发改委称铁总退票新政涉违反反垄断,一家4口人住在50多平方米的二房一厅住宅。两个房间大的面积有十五六平方米,小的为十一二平方米。他的母亲和儿子合住大房间。这样的住宅面积,与时下的众多家庭相比,显得较为拥挤。潘先生所住的住宅楼,是建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一栋三单元宿舍楼,一个单元是三房一厅的布局,另两个单元是二房一厅。宿舍楼楼后和旁边有相当大的空地,如果在楼旁扩建加建,三房一厅可改为四房一厅,在楼后扩建,两房一厅可扩为三房一厅。宿舍楼扩建后,居民的住宿环境将得到充分改善。“因为少数邻居的反对,房屋扩建问题一直没能谈下来。”潘先生叹口气说。前两年,一些住户建议,利用宿舍空地,扩建房子改善住宅环境。首倡的两三户热心居民走访单位如果发现其他渠道有更便宜的,咨询规划部门,得到了基本同意扩建房屋的答复。获悉扩建10多平方米房间,要交纳一万多元集资款,有几户邻居打了退堂鼓。有一户居民是退休夫妇,住两房一厅,儿子儿媳留学外国。他们认为,现在的住宅面积已够住,不值得花这笔资金扩建。况且,以后儿子儿媳有可能接他们出国,所以不打算集资;有一户居民住三房一厅,在外买了商品房,将宿舍出租营利。这户认为单位的旧宿舍扩建对他意义不大,也不打算集资;另有一户两房一厅居民,生活极为困难,实在拿不出这笔集资款。这些“少数派”说,我们不集资,扩建时不给我们房子即可。但扩建的楼层露出框架,这既不安全也不美观。让“多数派”代“少数派”垫资扩建,资金缺口大且显失公允。“多数派”只好反复上门做工作。有时上下楼遇见,也不忘加以试探、开解。去年初,居民们终于全部同意扩建房屋。不料,有居民获悉,南宁市政府加大城市建设力度,他们的住宅楼可能被拆迁。“扩建的房屋面积没有产权证,宿舍一旦被拆迁,集资款岂不是打了水漂?”一些居民又改变了主意。居民们四处打听,虽然管理部门说暂时没有计划,但为“安全起见”,少数人还是坚持己见。受他们的影响,宿舍扩建又搁浅了。现在,潘先生的儿子交了女朋友,面临结婚用房的难题。房子扩不了,只有购买二手房,费用起码要八九万元。要支出这笔“本可避免”的费用,潘先生十分气恼。“按我的想法,就是先把房子扩起来再说。如果去年初扩建,到现在我都住三房一厅一年有余了。”说起扩建一事,潘先生对邻居颇有抱怨。“多数派”不能压倒“少数派”,这让他十分气馁。多数派少数派战和南宁市一家市直单位的宿舍区,从去年至今先后开了几次全体居民会议,商量安装一户一表的问题。因为少数居民的反对,宿舍区里近八成的居民被拖了后腿,一户一表事宜一直没能办下来。为方便居民用电,这个宿舍区上个世纪90年代初,由单位花10多万元自建了配电房和大容量变压器。近年来,职工的生活水平提高,宿舍区里一些居民在外新买了商品房,将宿舍出租牟利。个别道德差的租房客,运用种种手段暗里偷电,造成宿舍区居民电表数短缺的现象增多,有时,居民每月分摊的耗损率达20%以上。为杜绝这种偷电现象,宿舍管理人员也曾进行管理、监察,但因租房客流动性大,且他们只与房东打交道,偷电行为防不胜防,用电耗损情况没能得到有效制止。“电老鼠”偷电不止,造成额外多付电费优衣库不雅视频曝光后,这让不少住户大为恼火。一些居民提出,安装一户一表,以免自己再多花冤枉钱。根据有关规定,宿舍区装有变压器的,安一户一表的费用为每户1000多元。知道要交这笔钱,有四五户住户不同意了。他们认为,按现在每月多分摊的约10元电费计算,一年下来,他们也就只“吃亏”120元。只要每户集资八九十元,将线路进行整改,就可完全杜绝偷电行为,所以不必花这笔钱安一户一表。况且,作为单位宿舍,应通过加强管理来改善住宿环境,让居民掏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此外,一些顶层住户说,自己门口的路灯极少开,装了一户一表,要自己平均承担整栋楼的路灯电费,也不划算。另有30多户居民认为,装一户一表可一劳永逸,从长远来看,晚装不如早装。因为有邻居反对,主张装一户一表的居民们犯了难:现在宿舍变压器每年要向有关部门交纳近2000元的维护费,如果他们装一户一表后,这笔维护费就由不装一户一表的住户承担。这无疑加重了邻居的负担,自己有“推卸”、“强迫”的嫌疑。大家同在一个单位上班,不想把关系弄得这么僵第二是居家养老涉及医疗、住宅建设、商务等,装一户一表的事就这样“卡”住了,没了下文。从去年提出装一户一表至今,时间已过去将近一年。现在宿舍里还是维持现状,线路也没有全面整改。“少数派”认为,自己说得有道理;“多数派”认为,他们的意见才合理。双方不能说服对方,情况陷于胶着状态。一位居民说,觉得大家不是同一条心,有些心灰意冷,邻里关系有了隔阂。在这些邻里分歧中,意见双方都认为自己受了不公平待遇而颇感委屈。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定律对这些事情进行决定、判断,又不符合实际情况。这该怎么办?作为“多数派”的潘先生告诉,他们宿舍楼有不少住户是三代人挤在二房一厅、三房一厅里,集资扩建费用低也为大家所公认。“既知花小钱可办大事,为什么他们就不想把住房面积加大点?”潘先生对此一直想不通。他向算了一笔账:如果集资建房,只花一万多元。不能集资建房,将来儿子结婚,买一套八九万元的二手房,无形中就多花了七八万元“冤枉钱”。潘先生家庭并不富裕,节省几万元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而且集资建房多出一个房间,儿子、儿媳一起住可互相照应,往后可节省许多不必要的开支。想到这些,潘先生就十分烦躁,他觉得是个别邻居“逼”自己花了不必要的支出。现在,在宿舍区里他碰见这些邻居,心里总觉得怪怪的。经历了此次利益冲突,“少数派”许先生的邻里关系也有了微妙变化。现在他大多在晚上回家,当中一个原因就是想避免遇见邻居。他觉得,自己被邻居“打败”了不给违法犯罪分子以任何容身之地和喘息之机,是厚着脸皮求和的职工医保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心里十分别扭。上下楼邻居和他打招呼,他总感到对方在嘲笑他。邻里对抗难有赢家在采访中发现,邻里在观点冲突中,也不是全盘否定对方。一些“少数派”承认,“多数派”的做法有一定道理;有的“多数派”也说,“少数派”的观点也有他们的考虑。只是大家在心理上,难以接受对方提出的观点和决定的事实。有市民提出,邻居作为唇齿相依的特殊群体,并不是种种事情都得通过诉讼来解决。任何一项措施、决定,也不可能做到令所有的人百分百满意,在这个时候,大家要用宽容、体谅的态度,多为对方着想。一些矛盾、冲突,可能也会在理解、支持中融解。在南宁市新城区政府了解到这样一个例子:一栋居民楼的小部分居民认为清洁工人工作不到位,而产生不满。他们有意或无意联合延期交纳卫生费。环卫部门没能如期收到卫生费,就不上门收垃圾,致使已如期交卫生费的大部分住户没能得到服务,楼下十分脏乱。最后其中中国展台因人气最旺,“多数派”代“少数派”垫付了清洁费醋纤五期项目已拿到国家发改委的正式立项批复,并请环卫部门上门倾听意见,三方经过此次沟通,增进了理解。此后不再发生没能如期收卫生费的现象,楼道卫生也干净多了。